欢迎您:游客!请先 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家族字辈通谱 地方姓氏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姓氏字辈通谱拓跋故里,大兴安岭

 您是本帖第 367 个阅读者 

推荐帖子 锁定帖子 设置固顶 设置精华

主题:拓跋故里,大兴安岭

admin   楼主 2015/5/5 9:59:16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拓跋故里,大兴安岭。


编辑 删除

admin   2楼 2015/5/14 12:43:58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大兴安岭赋
 
  朱宏,中国林业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大兴安岭地区书法家协会主席,联合国世界教科文组织成员,国家政府奖27届文华奖获得者。近日,为宣传大兴安岭挥毫泼墨,创作10.3米隶书长卷《大兴安岭赋》(作者许志琪)。这里特刊发此篇书法力作,以飨读者。        ——编者
  

 

   日月纲纪,星宿分野,天鹅项下,却现明珠。
  
  夫大岭者,雄踞北疆,控制山河。屏松嫩而领黒水,阻流沙而接长川。初仅百兽之乡,后为拓跋故里。听铜鼓雷鸣,来自北魏;梦马蹄踏雾,穿越时空。更忆开发当年,十万铁军战高寒,汗水化开山门,热血谱就新篇。
  
  大岭之胜,首在雄奇。试看版图八万之间,森林如海,翠冈如澜,雾霭如绦,绿茵如毯,碧水如带,牛羊如云,繁花如锦,群鱼如翔。地藏众宝,待机问世;沙含黄金,屡献人间。山珍无数,悄然生成于林下;走兽无穷,常常留迹于山野。更奇光现于北极,龙江走于国境,夏至之夜,忽失横天星斗,惟见篝火燎明,华光映岸,水势汤汤,藏鳞甲,隐碧玉,惊涛奔浪,望之天回。节至九月,序入秋冬,则瑞雪盈盈,银装布野。松鼠觅食而窜于林间,棕熊休闲而躲于洞穴;飞龙、珍鸡每遇人而不避,獐狍、野鹿偏见客而前迎。若夫春归山林,芳菲吐翠,天朗朗而白云淡,地迢迢而胸襟宽。王粲浪漫,于今可再书登楼之赋;阮藉猖狂,到此何至作穷途之哭!
  
  昔年林火惊世,万物一夜卷甲,今日老友重逢,喜看岭容嬗变。高速公路,直通江岸;群山叠翠,林海接天;民航机场,银鹰腾起;花园小镇,处处明珠。生态占优势,历史赐机缘,科学描绘蓝图,众手实现宏愿。惜哉,短赋难尽大岭之壮美;伟哉!大岭必有锦绣之前程。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评论 编辑 删除

admin   3楼 2015/5/14 12:45:31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拓跋鲜卑

第一章:悠悠北魏


  北魏,这是一个中国人不太关注的王朝。
名列《二十四史》的《魏书》,是一部专门记载北魏王朝兴衰始末的史学著作,这部史书的作者——北齐大才子魏收,素来狂悖不羁,一贯恃才傲物,他受北齐文宣帝高洋之命编撰《魏书》,在这部书中,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恃才傲物的他似是浑然不将任何一位帝王将相放在眼中,但当笔触写到孝文帝时,他却充满敬仰地赞叹道:“其经纬天地,岂虚谥也!”而《北史》的作者,唐朝的李延寿,在写到北魏孝文帝时,也以同样的情怀沿用了这句评语。
“经纬天地”的北魏孝文帝,比之一统华夏的秦始皇、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济世安民的唐太宗,丝毫不逊色。
可事实却是,北魏孝文帝的名声远不及这三位,中国人皆知秦始皇赵政、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知道北魏孝文帝的人却寥寥无几,大抵因为世人总喜欢将“帝王功业”与“领土疆域”联系起来,而北魏孝文帝,他并非武功赫赫、开疆拓土的帝王,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堪称为一代明君、仁君、雄主!
明,是说他从善如流,是非分明;
仁,是说他上抚百官,下恤黎庶;
雄,是说他锐意革新,乾纲独断。
作为帝王,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他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答案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的百姓幸福。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北魏孝文帝不是汉人,他的家族是来自于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但他却能抛开民族立场,以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去看待他的臣民,他知道,经历了长达二百年战乱的中华大地,不能再有无谓的流血和牺牲,所以他不惜以“消灭”本民族为代价,积极融入到更为进步的汉民族当中去,以此来换取两个民族的和平发展、繁荣安康!
中华上下五千年,数十个朝代,却唯有北魏能能孕育这样大悲悯、大情怀、大作为的帝王!中国的每个王朝都有其独特气质:周朝古朴,秦汉刚健,魏晋散逸,隋唐雄浑,宋明市井……而谈及北魏王朝,却唯有“神奇”一词最贴切!
鲜卑族金戈铁马,在强胡林立的北方脱颖而出,建立北魏,一统北方,兼治胡汉数个民族,开启中国多民族共治之先河;北魏统治者是游牧民族,却将汉字艺术推到一个极致高峰,孕育出让人叹为观止的魏碑书法;他们骁勇强悍,嗜好杀戮,却又是虔心礼佛的佛教徒;丢掉经卷,拿起屠刀,又成中国“三武灭佛”之先驱;放下长剑,摇身一变,又成为伟大的艺术家,云冈石窟、龙门石窟、敦煌莫高窟,每一座都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他们的歌喉高亢苍凉,《木兰诗》和《敕勒歌》在中国北方久久传唱;铸剑为犁,他们也是伟大的文学家和科学家,《齐民要术》和《水经注》,既是词藻优美的文学精品,也是资料翔实的科学巨著……
崇文尚武,亦无过于此;大气雍容,开盛唐先河!
就让我们从拓跋鲜卑的遥远传说开始,诉说一部恢宏壮阔的王朝史诗。

第二章:先世源由

  本书的主人公是鲜卑族,确切来说,是鲜卑族其中的一支——拓跋部,又称“拓跋鲜卑”。
  拓跋鲜卑是一支游牧民族。
  “游牧民族”,这是一个近代才传入中国的词汇,是许多以迁徙放牧为生的民族的共有称呼——这是与中原汉民族完全不同的族群。环境不同,导致文化不同,文化不同,导致心理不同,心理不同,导致习俗不同。建立了强大文明的汉民族认为自己居于天地之中,是最顺应天道的族群,于是汉人们——这些温文尔雅的农夫和学者,就不免戴着有色眼镜呼这些异族人为“戎狄”、“蛮夷”、“胡虏”,称其“被发左衽,人面兽心”……汉人和游牧民族之间的不同可以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在婚姻问题上,汉民族提倡女人要忠贞节烈,游牧却能在这个问题上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游牧民族对待寡妇的态度是不能有寡妇:爸爸死了庶母要嫁给儿子,哥哥死了嫂子要嫁给弟弟,而这种习俗在汉人眼中叫做“伤风败俗”,是奇耻大辱。
  然而,另一方面,汉民族却又用赞叹之声称呼他们为“天之骄子”,对他们的英勇善战有生动而形象的描述。
   我认为,在民族形象上,汉民族与游牧民族最大的区别,不是“左衽”、“右衽”的服饰之别,也不是“守节”、“改嫁”的风俗之别,而是深刻体现在两种动物上:游牧民族的标志性动物是马,汉民族的标志性动物是牛,游牧民族骑马射猎,汉民族赶牛耕种,骑马的来去无影,迅猛桀骜,赶牛的不急不缓,沉稳刚毅。
  在过去的几千年中,两个族群之间的征战、挞伐、博弈不绝不休,汉民族有白登之困,也有骠骑将军漠南、河西大捷;游牧民族有颉利可汗被俘,也有陈兵渭水、震动长安;汉民族曾骑着战马,踏过匈奴的王庭;游牧民族也曾入主中原,侵掠中原王朝的都城;汉民族让游牧民族“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游牧民族让汉民族“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这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然而汉人手中的刀剑,似乎远没有游牧民族的箭镞来的灵便、来的锋利,有西方史学家认为,一直到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之后,农耕民族才在世界范围内战胜游牧民族,在工业革命的滚滚浓烟中,这些天之骄子的苍凉背影渐渐消失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二者的关系,那我只能借用李后主的一句词了:剪不断,理还乱!
  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
  在中国史书的记载中,很多游牧民族都和中原汉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司马迁在《史记》中就说匈奴是大禹的后裔——这一点当然不可靠,但却从侧面反映出汉人与草原民族的复杂关系。《魏书》是一部记载拓跋鲜卑民族史的书籍,其作者魏收在北齐朝廷做官,而北齐皇室是鲜卑化的汉人,所以魏收在描述拓跋鲜卑的时候,就收入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事实”:拓跋鲜卑源出于中原的上古帝王。而唐朝的李延寿在写《北史》时之所以沿用这种说法,也是因为大唐皇族的祖先曾出仕鲜卑且有鲜卑血统。
  魏收和李延寿在史书中记载:拓跋鲜卑,这个来自北方幽远之地的游牧民族,和司马迁笔下的匈奴一样,是地道的“炎黄子孙”。黄帝有个儿子叫昌意,昌意将自己的小儿子分封到北方大漠,这一支脉到了大漠,过起了迁徙射猎的游牧生活,结绳记事,口传历史,与中原的习俗大相径庭,但他们一直坚信自己出身高贵,是黄帝后裔。因黄帝以土德而王,那么“黄帝后裔”就是“地土之后”,在鲜卑语中,“土”就是“拓”,“后”就是“跋”,所以他们就以“拓跋”作为部族的姓氏,即鲜卑拓跋部。
  但更为可信的史料是,鲜卑人出自东胡,东胡原本生活在现在的蒙古高原,民风彪悍,中原的赵国、燕国曾深受其害。后来匈奴崛起,在游牧过程中两个民族不期而遇,为了争夺水草而发生征战,东胡战败,遂分为两部,一部退守大乌桓山,一部退守大鲜卑山,以居住地为族号,就是乌桓族和鲜卑族。
  鲜卑族和其他游牧民族一样,并不是个大一统的民族,而是由许多大小不等的部落组成,拓跋部只是其中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初拓跋部没有“拓跋”一词的概念,其他部族对他们的称呼为“索头”,“索”就是辫子,说明这时的拓跋部有留发辫的习俗。到了东汉,匈奴分成两部,北匈奴西迁,南匈奴内附中原,于是鲜卑人填补了匈奴故地,与留守故地的匈奴人通婚,生下新的鲜卑人,而“拓跋”一词,正是“鲜卑父、匈奴母”之意,证明拓跋鲜卑有匈奴血统。
  《魏书》和《北史》在记述拓跋部先祖时提到,拓跋始均做部族酋长(鲜卑人称为“大人”)时,曾帮助中原的帝尧驱逐女魃部族,立下功勋,而后帝舜还给了拓跋始均一个官职。这个故事不但不可靠,而且不可考,但从这个口口相传的故事可以看出,拓跋鲜卑对中原有很强的仰慕之情——他们以祖先“出仕”中原政权为荣。

第二章:先世源由

  本书的主人公是鲜卑族,确切来说,是鲜卑族其中的一支——拓跋部,又称“拓跋鲜卑”。
  拓跋鲜卑是一支游牧民族。
  “游牧民族”,这是一个近代才传入中国的词汇,是许多以迁徙放牧为生的民族的共有称呼——这是与中原汉民族完全不同的族群。环境不同,导致文化不同,文化不同,导致心理不同,心理不同,导致习俗不同。建立了强大文明的汉民族认为自己居于天地之中,是最顺应天道的族群,于是汉人们——这些温文尔雅的农夫和学者,就不免戴着有色眼镜呼这些异族人为“戎狄”、“蛮夷”、“胡虏”,称其“被发左衽,人面兽心”……汉人和游牧民族之间的不同可以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在婚姻问题上,汉民族提倡女人要忠贞节烈,游牧却能在这个问题上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游牧民族对待寡妇的态度是不能有寡妇:爸爸死了庶母要嫁给儿子,哥哥死了嫂子要嫁给弟弟,而这种习俗在汉人眼中叫做“伤风败俗”,是奇耻大辱。
  然而,另一方面,汉民族却又用赞叹之声称呼他们为“天之骄子”,对他们的英勇善战有生动而形象的描述。
   我认为,在民族形象上,汉民族与游牧民族最大的区别,不是“左衽”、“右衽”的服饰之别,也不是“守节”、“改嫁”的风俗之别,而是深刻体现在两种动物上:游牧民族的标志性动物是马,汉民族的标志性动物是牛,游牧民族骑马射猎,汉民族赶牛耕种,骑马的来去无影,迅猛桀骜,赶牛的不急不缓,沉稳刚毅。
  在过去的几千年中,两个族群之间的征战、挞伐、博弈不绝不休,汉民族有白登之困,也有骠骑将军漠南、河西大捷;游牧民族有颉利可汗被俘,也有陈兵渭水、震动长安;汉民族曾骑着战马,踏过匈奴的王庭;游牧民族也曾入主中原,侵掠中原王朝的都城;汉民族让游牧民族“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游牧民族让汉民族“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这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然而汉人手中的刀剑,似乎远没有游牧民族的箭镞来的灵便、来的锋利,有西方史学家认为,一直到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之后,农耕民族才在世界范围内战胜游牧民族,在工业革命的滚滚浓烟中,这些天之骄子的苍凉背影渐渐消失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二者的关系,那我只能借用李后主的一句词了:剪不断,理还乱!
  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
  在中国史书的记载中,很多游牧民族都和中原汉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司马迁在《史记》中就说匈奴是大禹的后裔——这一点当然不可靠,但却从侧面反映出汉人与草原民族的复杂关系。《魏书》是一部记载拓跋鲜卑民族史的书籍,其作者魏收在北齐朝廷做官,而北齐皇室是鲜卑化的汉人,所以魏收在描述拓跋鲜卑的时候,就收入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事实”:拓跋鲜卑源出于中原的上古帝王。而唐朝的李延寿在写《北史》时之所以沿用这种说法,也是因为大唐皇族的祖先曾出仕鲜卑且有鲜卑血统。
  魏收和李延寿在史书中记载:拓跋鲜卑,这个来自北方幽远之地的游牧民族,和司马迁笔下的匈奴一样,是地道的“炎黄子孙”。黄帝有个儿子叫昌意,昌意将自己的小儿子分封到北方大漠,这一支脉到了大漠,过起了迁徙射猎的游牧生活,结绳记事,口传历史,与中原的习俗大相径庭,但他们一直坚信自己出身高贵,是黄帝后裔。因黄帝以土德而王,那么“黄帝后裔”就是“地土之后”,在鲜卑语中,“土”就是“拓”,“后”就是“跋”,所以他们就以“拓跋”作为部族的姓氏,即鲜卑拓跋部。
  但更为可信的史料是,鲜卑人出自东胡,东胡原本生活在现在的蒙古高原,民风彪悍,中原的赵国、燕国曾深受其害。后来匈奴崛起,在游牧过程中两个民族不期而遇,为了争夺水草而发生征战,东胡战败,遂分为两部,一部退守大乌桓山,一部退守大鲜卑山,以居住地为族号,就是乌桓族和鲜卑族。
  鲜卑族和其他游牧民族一样,并不是个大一统的民族,而是由许多大小不等的部落组成,拓跋部只是其中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初拓跋部没有“拓跋”一词的概念,其他部族对他们的称呼为“索头”,“索”就是辫子,说明这时的拓跋部有留发辫的习俗。到了东汉,匈奴分成两部,北匈奴西迁,南匈奴内附中原,于是鲜卑人填补了匈奴故地,与留守故地的匈奴人通婚,生下新的鲜卑人,而“拓跋”一词,正是“鲜卑父、匈奴母”之意,证明拓跋鲜卑有匈奴血统。
  《魏书》和《北史》在记述拓跋部先祖时提到,拓跋始均做部族酋长(鲜卑人称为“大人”)时,曾帮助中原的帝尧驱逐女魃部族,立下功勋,而后帝舜还给了拓跋始均一个官职。这个故事不但不可靠,而且不可考,但从这个口口相传的故事可以看出,拓跋鲜卑对中原有很强的仰慕之情——他们以祖先“出仕”中原政权为荣。

第三章:南迁时代

  等到拓跋毛做酋长时,拓跋部的实力已相当雄厚,统御了三十六个部族,共有九十九个大姓,兵强马壮,威震漠北;又过了几代到了东汉中叶,酋长之位传到了拓跋推寅,拓跋推寅是个有头脑的部族首领,他的名字“推寅”就是鲜卑语“钻研、探究”的意思,显然,在族人眼中,他充满智慧,是一位智者式的首领。拓跋推寅见部族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于是毅然率领族人进行南迁,他们一路辗转,到达的第一站是大泽(今内蒙古达赉湖)。大泽之地昏黑低湿,到处都是湖汊沼泽(今天看来是极好的自然湿地),环境十分恶劣,这里并不是拓跋推寅心目中适合繁衍生息的地方,稍作准备之后,他还想继续南迁,可是还没动身就去世了。
  但是,一个信念却深深铭刻在他的子孙后代心中,那就是:永远不停下自己的脚步,去寻找属于我们的人间乐土!
  从此,拓跋鲜卑就走上了一条不断向南迁移的道路,并且在不断南迁的过程中,一步步靠近中原,靠近那流奶与蜜的中华乐土!
  又过了几代,拓跋邻做了酋长。
  有一天,拓跋邻在自己的领地上巡视,忽然遇到一个“神人”,神人对他说:“你的领地恶劣异常,并非宝地,你应该找更适合的地方建造你的牙帐!”这个故事在《北史》和《魏书》皆有记载,很明显是杜撰的神话故事,根据史家惯用曲笔的传统,笔者怀疑这件事的事实是:这时的拓跋部遭遇了另外一支强大的游牧民族(有可能是匈奴部落),结果战之不敌,无奈之下不得不继续迁徙之路。
  但此时拓跋邻年老力衰,自知没有精力,于是将这个重任交给了儿子——拓跋诘汾。
  拓跋诘汾遵守父亲的命令,带着部族继续迁徙,迁徙之路异常艰苦,山高水远,千难万险,但艰难险阻没能阻挡拓跋部先民坚定的步伐!拓跋诘汾和他的族人们,披荆斩棘,客服重重困难,终于来到一片水草肥美的大草原,这里就是前文所说的匈奴故地——呼伦贝尔大草原。
  拓跋鲜卑在这里落脚之后,生活渐渐安定下来。一天,他带着属下去打猎,忽见一辆华盖宝车攸忽忽从天而降,然后从车上走下一位美丽的女子,自称天女,受天命与他做夫妻。面对送上门的好事儿,拓跋诘汾丝毫没有犹豫,和天女姑娘做了一夜露水夫妻。第二天,女子与他相约明年此时此地相会,而后驾车飞天而去。第二年,拓跋诘汾如约而至,那个女子果然在老地方等他,抱着一个男婴对他说:“这是您的儿子(好狗血的剧情),您的后人必当世世代代为帝为王。”说罢离去。拓跋诘汾抱着孩子既茫然又憧憬。因为有这样的故事,所以当时人们传扬说:“诘汾大人无妇家(妻子的娘家),力微大人无舅家”,这个“力微”就是拓跋诘汾和天女所生的儿子——拓跋力微。
  很明显,这又是一个杜撰出来的神话故事,但神话并非空穴来风,在了解“拓跋”一词的含义之后,我推测,这里的“天女”,其原型是一位现实中存在的匈奴女子,也就是说,拓跋力微的母亲是匈奴人,而这一段天仙配,不过是拓跋部后人为了美化、神化拓跋力微的出生,编造的一个算不上美丽的、情节简单的故事。
  然而,这个鲜卑与匈奴混血的婴儿,却将力挽狂澜,为他的部族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

来源:大兴安岭岩画的新浪博客

 

评论 编辑 删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原文出处及转载自宗亲会网站 

联系qq:465430164 

    Copyright (C) 2005-2017     29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颜氏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