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游客!请先 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家族字辈通谱 地方姓氏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姓氏字辈通谱龙岗墓群,最完整镇山庙,北镇

 您是本帖第 707 个阅读者 

推荐帖子 锁定帖子 设置固顶 设置精华

主题:龙岗墓群,最完整镇山庙,北镇

admin   楼主 2015/5/5 10:11:35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龙岗墓群,耶律贤,萧太后,耶律延禧、耶律隆运(韩德让),最完整镇山庙,北镇。


编辑 删除

admin   2楼 2015/5/27 11:15:00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龙岗子辽墓群

       龙岗墓群是辽代帝王、王侯的陵墓群,位于锦州北镇市北10公里的龙岗子村,占地16平方公里,主陵为显陵和乾陵,另有13座皇亲陵墓,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帝王墓群。乾陵在北镇富屯乡龙岗子村,当地人称此处为“大土包”,据说是辽景宗耶律贤和睿智皇后(俗称契丹萧太后)的合葬墓,史书记载,陵区内还埋葬着天祚帝耶律延禧以及名臣耶律隆运(韩德让)等数十位在辽史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
来源:百度百科

 

评论 编辑 删除

admin   3楼 2015/5/27 11:16:24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千年皇陵,何去何从?——辽宁北镇辽代皇家墓葬探访记

东北年代最久,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皇家陵墓群——北镇辽显陵、乾陵,至今没有得到当地文化部门的积极申报和有效保护,盗掘陵墓、炸山采石、改建遗迹等破坏行为在陵区内屡有发生,甚至其中已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陵墓也因无人管理出现了局部坍塌;而从当地旅游部门获悉,景宗耶律贤与瑞智皇后(俗称契丹萧太后)的合葬墓可能于2003年秋已被盗掘……


北镇又称北宁,是医巫闾山脚下的一座小城,具有悠久的历史。辽代,设显、乾二州分别守卫显、乾两座皇陵,如今的北镇正是显州所在。在明清易代时,北镇时称广宁,是明王朝在辽西抵御后金的重镇。这样悠久的历史对这座小城的旅游业来讲可谓得天独厚,这里有一处国家旅游风景区——闾山;三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镇庙、崇兴寺辽代双塔、李成梁石坊和鼓楼及城墙。
如今北镇重点发展的旅游项目多偏重于神佛庙宇。在开往北镇的长途汽车上,一本介绍当地旅游景点的宣传册发到了我的手中。宣传册的封皮上印着闪烁金光的歪脖老母,里面也多是介绍地方上祈福消灾的仙窟庙宇和因果报应的灵异故事。现在,除了被浓重的礼佛烧香叩头拜神的氛围所笼罩的闾山风景区之外,当地又开辟了青岩寺旅游区,其中青岩寺供奉的歪脖老母,据说有求必应、灵验异常、虔诚参拜、就可以心想事成,以至每天有数以万计的香客从省内各地赶来朝拜。
2006年7月,我来到了北镇市了解辽代显、乾二陵的情况。若提起在小说中和戏曲舞台上频频亮相、辽代历史上叱咤风云的契丹萧太后,恐怕在整个中国都是家喻户晓的。可是说起显陵和乾陵,辽宁人乃至大多数北镇人对埋葬着这位风云人物的陵园却一无所知。
相比之下,同样是辽代皇家墓葬群的内蒙古辽代皇陵区于1988年就已经申请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开发为全国著名的辽文化旅游景区。而北镇的显、乾二陵至今也未能申请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多数辽代皇家墓葬仍处于无人管理、失于保护、任人破坏的状态。墓葬群中仅有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也岌岌可危。
显陵的主要皇陵的位置有两处,一处在北镇富屯乡的琉璃寺,据说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东丹人皇王耶律倍的陵墓;另一处是在北镇富屯乡新立村的董家园子,据说是辽世宗耶律阮和怀节皇后、甄妃的合葬墓,被文物部门称为“新立墓葬”。
乾陵的主要皇陵的位置则是在北镇富屯乡龙岗子村,当地人称此处为“大土包”,据说是辽景宗耶律贤和睿智皇后(俗称契丹萧太后)的合葬墓。“龙岗墓群”也在这一区域内。而据史书记载,陵区内还埋葬着天祚帝耶律延禧以及名臣耶律隆运(韩德让)等数十位在辽史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
现在东北境内已知的皇家陵寝有五处,它们分别是:阿城的金代皇家陵园(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衣冠冢)、新宾的后金永陵皇家陵园(清太祖努尔哈赤的五位先祖)、辽阳的东京陵皇家陵园(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长子储英和努尔哈赤的两个兄弟)、沈阳的福陵(清太祖努尔哈赤)和昭陵皇家陵园(清太宗皇太极)。而显、乾二陵建于辽代的早期和中期,距今已有千年的历史,在年代上居东北诸皇家陵园之首。从其规模上看,在北镇二道沟、三道沟和琉璃寺三十平方公里的区域内都有辽代的墓葬和建筑遗址,这样的规模更非东北其它皇家陵寝可比。如今,新宾的永陵、沈阳的福陵、昭陵都已名列世界文化遗产之列,而有千年历史的显、乾二陵,尚未能申报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龙岗子村,在北镇市西北十里处的山谷中,从市内坐公共汽车20分钟内就可以到达。当地人称这片山谷为二道沟。这里西高东低,三面环山,南为鹰嘴山,北为烟筒山,西靠龙门峰,与新立墓葬仅隔一山梁,东面广阔平原一览无余。
当我来到龙岗子村的时候,所见与我以往参观过的皇家陵墓却是大相径庭。这里没有石像生、御路、享殿、明楼等陵寝建筑,也没有接踵而至的旅游团和打着各色小旗的导游员,甚至连一块标明是陵墓区的石碑也找不到。一条新修的柏油路串起一户户的农村院落,如果不是从材料上得知这里是辽代的皇家陵寝所在地,在我眼中这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北方村庄。
车上的司机告诉我,终点站在张少英家的门口,绕到他家房后就是龙岗墓群。我顺着一条二尺宽的黄土路向他家房后走,两边是荆棘围着的果园,果树的枝叶已经遮住了视线。在前面20米左右的地方,张家的荆棘墙出现了一条不足一尺宽的缺口,我从这里艰难地钻进了果园,才找到了龙岗墓群的所在地。
龙岗墓群,是20世纪70年代被当地村民发现的。它包括四座墓葬,即辽魏国王耶律宗政墓和秦晋国妃的合葬墓、郑王耶律宗允墓、耶律宗教墓以及一座砖石壁画墓。据出土墓志铭中“归葬于乾陵附祖宗之寝庙”、“葬于乾陵附孝贞皇太弟之茔顺也”诸句可知,此墓为乾陵陪葬墓。80年代,文物部门对它们进行的清理,除辽魏国王耶律宗政和秦晋国妃的合葬墓(下文称:耶律宗政墓)进行了补修和加固,供游人参观之外,其余三座墓葬均回填。这四座墓葬突出体现了辽代晚期墓葬的基本形制,并于1988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陵墓的地上入口周围长满了一人高的蒿草,像是一间失火后废弃的厂房,几只鸡在草中觅食,发出咕咕的声音。入口旁边不足5米是农家的旱厕。蒿草旁立有一块石碑,碑的正面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龙岗墓群/辽宁省人民政府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公布/锦州市人民政府立”的字样。入口洞开,向下望去用木条铺成的顶棚滴着水,25米长墓道上满是污秽不堪的稀泥一直伸向黑洞洞的墓门。我顺着墓道小心翼翼地下来,墓道壁的白灰墙上是一道道雨水侵蚀的痕迹,原有的壁画已看不到丝毫痕迹,取而代之的是歪歪扭扭写满墓壁的污言秽语,只有墓门上的横额斗拱还依稀可见千年前的彩绘。墓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冷气袭人,只得退回到地面上。
我向附近的村民借了一只手电筒,并想请他领我下去看看,可是这位村民却说里面随时有塌方的危险,没有人愿意下去,我只能一个人再次回到墓门前。
顺着手电筒的光亮望去,墓室里浸满了泥水,墙砖已大面积脱落,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我拿起相机把见到的情况拍摄下来,这时耳边传来拍打翅膀的声音,我本以为是地面上那几只鸡的振翅声,可是在闪光灯闪烁的一瞬间,我才看到券顶上飞舞着数只蝙蝠,墓室已经成为它们的栖息地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陵墓——一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它又使我想起了同样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辽阳东京陵。在那里,陵墓是被围墙保护着的,往常陵墓大门关闭,凡是来参观的游客都要买票进入,这样既保证了陵墓不被破坏,又为当地带来了一笔收入。
当我再次回到地面上,眼镜片上已凝了一层重重的水汽。我来到张少英老汉家去讨口水喝。他告诉我,1970年他在挖防空洞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座耶律宗政墓和旁边的耶律宗允墓。这两座墓葬早年曾多次被盗掘过。但是,当时耶律宗政墓中还有香柏雕成的八角亭一座,上有彩绘和雕花,门窗尚可开合。当时生产大队盖房没有木料,就将八角亭拆毁,修建了原来的村委会,门窗和废料都付之一炬。同时墓中还出土了金手镯、铜镜、铜钱等40多件文物,后都遭到了破坏,仅剩下两合墓志铭。耶律宗允墓也出土了墓志铭一合。
耶律宗政墓在对外开放后,由于游人较少,市文化局派人将墓志铭取走,现在放置于北镇庙后殿的西墙下,以后的十余年中这里就再也没人管了。后来,墓室的灯也被当地群众破坏,由于年久失修,人为破坏加之一次不慎失火,陵墓最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在村中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大土包”被盗掘了!
这个消息也在2006年3月的《辽沈晚报》上得到了证实。据说,2003年入秋,盗墓者打入地下8米多深,挖掘了这座千年墓葬。北镇市旅游局副局长贾辉说:“这个辽代大型古墓与普通墓葬不同,出土的彩色釉砖,坚硬如铁,颜色分为红、黄、绿。墓顶拼成了七星北斗的形状,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图案。其邻近就是辽景宗的孙子——耶律宗政和耶律宗允的墓地,所以这极有可能是辽景宗和萧太后的合葬墓——乾陵!” 而当地的文化部门却说:旅游局的说法失实,龙岗周围的墓葬保存完好,近几年来没有被盗掘过。两说一时难辨,只好实地去看——
“大土包”坐西向东,环依诸峰,背后山势雄拔,东面平原广阔。站在顶端,整个山谷尽收眼底。确实是块风水宝地。在这里我才发现整个山谷中封堆迭起,各个封堆下埋葬是何人,都不得而知。这些封堆大多被开辟为果园,也有的在上面盖上了房子。在80年代初,“大土包”也被几家村民分别承包,修筑梯田,栽种果树。如今果实早已挂满枝头,它们是龙岗子村主要的经济来源。

来源:北镇青网

评论 编辑 删除

admin   4楼 2015/5/27 11:17:11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北镇庙位于中国辽宁省北镇市城西2千米的山岗上,是医巫闾山的山神庙,也是全国五大镇山中保存最完整的镇山庙。1988年被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镇庙始建于开皇十四年(594年),初称“医巫闾山神祠”。大定四年(1164年)重修后改称“广宁神祠”。大德二年加封医巫闾山为贞德广宁王,将神祠扩建后改称“广宁王神祠”,元末被毁。洪武三年在原址重建,改称“北镇庙”。
      北镇庙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南北长240米,东西宽109米。在其中轴线上,由南至北依次为石牌坊、山门、神马殿、钟鼓楼、御香殿、大殿、更衣殿、内香殿、寝宫等。庙内保存有元明清碑刻56通。庙东有乾隆年间所建的“广宁行宫”遗址。
来源:百度百科
评论 编辑 删除

admin   5楼 2015/5/27 11:19:02



等级:
帖子:41953
注册:2011/8/26 13:00:49
富屯乡——寻访大辽帝国印记
 

  历经9位皇帝、纵横200余年的大辽国风云一时,但现存的“帝国痕迹”却几乎踪影难觅。如今到何处感受辽文化的博大精深,满足访古探幽的猎奇之情?去锦州北镇市的富屯乡一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辽代祭天石室。▲辽代耶律宗政墓。

  辽代摩岩造像。 本版图片均由记者 张松 摄

  北镇市富屯乡,是辽文化之集大成者。距此地不远,有东丹王耶律倍的读书堂旧址与高美人之行宫,以显、乾两处皇陵为主的辽墓群坐落于富屯乡的幽谷之中。

  在富屯乡新立村的险峻山岗上,高悬半空的辽代祭天石室会令有缘的探访者瞠目结舌;在龙岗子村幽深的辽代古墓里,时光仿佛瞬间停驻,这个由游牧民族创建的、对中国历史曾产生深远影响的伟大王朝,似与您咫尺相隔……

  辽代墓群,东北诸皇陵之首

  龙岗墓群是辽代帝王、王侯的陵墓群,位于锦州北镇市北10公里的龙岗子村,占地16平方公里,主陵为显陵和乾陵,另有13座皇亲陵墓,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帝王墓群。乾陵在北镇富屯乡龙岗子村,当地人称此处为“大土包”,据说是辽景宗耶律贤和睿智皇后(俗称契丹萧太后)的合葬墓,史书记载,陵区内还埋葬着天祚帝耶律延禧以及名臣耶律隆运(韩德让)等数十位在辽史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

  如今东北境内已探知的皇家陵寝还有:阿城的金代皇家陵园(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衣冠冢)、新宾的后金永陵皇家陵园(清太祖努尔哈赤的五位先祖)、辽阳的东京陵皇家陵园(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长子和努尔哈赤的两个兄弟)、沈阳的福陵(清太祖努尔哈赤)和昭陵皇家陵园(清太宗皇太极),而显、乾二陵建于辽代的早期和中期,距今已有千年的历史,在年代上居东北诸皇家陵园之首。

  不过,与修缮一新、游客如织的上述皇陵相比,辽代龙岗皇陵却备显寒酸,既无石像生、御路、享殿、明楼等陵寝建筑,又鲜见观光旅游团与打着各色小旗的导游员,甚至连一块标明陵墓区的石碑都没有,若非龙岗子村党支部书记田宇贵引路,初来此处,外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块平凡山村的土地下,竟埋葬着大辽国显赫一时的皇亲国戚。

  我们所探访的陵墓,是辽魏国王耶律宗政墓,附近还有几座皇室陵墓,但只有耶律宗政的墓地进行了简单地补修与加固,供游人参观,其余墓葬均已回填,耶律宗政墓体现了辽代晚期墓葬的基本形制,于1988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耶律宗政是辽景宗之孙、辽圣宗之侄、秦晋国王耶律隆庆长子,曾任辽兴军节度使,后任武定军节度使,在任期间,“吏畏如神明,民爱如父母、军政戒之而后备,农事劝之而后修。周隐之间,其化大冾。”公元1062年,薨于武定军之署,享年六十,诏赠守太师,谥曰忠懿,归葬于乾陵附祖宗之寝庙。

  耶律宗政墓位于龙岗村一荆棘环绕的果园中,通往墓室的黄土小路仅能供一人通行,路中还有一怪异的果树枝杈拦挡,需跨腿斜身而过。墓地上方是后人用木条搭盖的遮雨顶棚,木头已腐烂发黑,并部分朽坏,若遇暴雨,雨水将顺孔洞直泻入墓室中。

  墓室入口十分简陋,仅立有一块石碑,墓室周围是密生的蒿草、果林小院与农家旱厕,墓室的外观乍一看,如同一年久失修、无人看管的废旧仓库。

  耶律宗政墓墓道长约25米,甬道一路向下,倾斜度约为三、四十度,墓道两侧石壁处处是雨水侵蚀的痕迹,原有壁画已看不到丝毫痕迹,只有墓门上的横额斗拱还能依稀可见千年前的彩绘。

  记者来龙岗子村当日,墓室外的气温已近零上二十度,但这座深入地下十余米的辽代陵墓内却阴冷无比,呼吸之间竟有水气出现,有探访者曾在耶律宗政墓内看到过栖息于此的蝙蝠。富屯乡党委副书记苏启生遗憾表示,辽代皇陵虽地处富屯乡龙岗子村,但所发现的陵墓却归属各级文物部门负责,涉及开发、维护、保养、安保等诸多善后工作,地方均鞭长莫及。

  记者查找相关资料获知,耶律宗政墓中以前有香柏雕成的八角亭一座,上有彩绘和雕花,门窗尚可开合,后被拆毁破坏、付之一炬;墓中曾出土了金手镯、铜镜、铜钱等多件文物,其中不少已流失民间;耶律宗政墓的墓灯因保护不善被打碎,前些年,此墓还不慎失火,一座华丽的陵墓就这样变成如今的破败模样。

  慈圣寺,萧太后的驻跸行宫

  龙岗子村不仅是辽代皇陵的所在地,还有辽代杰出女政治家萧太后的驻跸行宫,行宫原址在龙岗子村慈圣寺。

  慈圣寺位于龙岗子村中部,原系大辽国摄政女皇承天皇太后萧绰,携子圣宗及其子孙来医巫闾山祭祀时的驻跸之地。萧太后在此驻跸时,从慈圣寺可去琉璃寺显陵、龙岗子乾陵拜祖降香,又可瞻仰先祖耶律倍的藏书楼和高美人行宫。这座寺庙历史上规模宏大、富丽堂皇,整个建筑不仅有休息居住的房屋,还有储放香烛供品的库房,以及扈从官员、车辆的停留地,是一座有南北配殿的四合套大院。寺内原有石碑两座,一为明朝复修时的碑记,一为康熙四十九年重建时所立。

  契丹人有入陵祭祀的丧俗,在陵园住宿一夜,次日出陵返回。依据这一特殊的丧俗,萧太后在扫墓前必有落脚行宫,在医巫闾山历史上的一百多座寺庙中,唯独这座寺庙带“圣”字,而萧太后的儿子耶律隆绪是圣宗皇帝,慈圣寺的来头非同小可。

  有专家称,慈圣寺的规模要大于现在几十倍,但多数庙宇已被当地百姓的住房侵占。目前重修的慈圣寺,在辽代很可能是陵墓的影堂或看守乾陵的护陵房。当地农民曾在此处拾得一块瓦当,经专家鉴定,为辽代中期庙宇构件,由此可见,慈圣寺始建于辽代。

  慈圣寺得以恢复重建,田宇贵功不可没。从修寺到此后的维修养护,田宇贵个人不知搭了多少钱,但一些人并不理解他,“我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恢复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更是为了家乡的发展,我不求什么,如果若干年后,大家提到慈圣寺,能念我个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田宇贵道出肺腑之言。

  言及龙岗子村的神奇之处,田宇贵每每疑惑不解,“我们这里是辽代皇陵所在地,平时下大雨,雨水与门槛平齐,但一会工夫,积水就迅速渗进地面,这些水到底渗到哪里去了呢? ”

  当地乡民对记者说,萧太后的墓就在附近的深山里,但具体在何处,却是众说纷纭。传说清代时,龙岗子村一日突降大雨,闪电击中地面,劈出一道裂纹,裂纹内出现一大墓,后被当地县官组织人手取土回填。还有乡民讲,以前有个医生上山挖土,竟挖出一扇巨大墓门,后消息传开,有人找他引路,他一口允诺,结果他还没领人进山就莫名其妙地死去了,自此线索全断,萧太后陵墓之谜便无从破解了。

  摩崖石刻,诸多待解之谜

  位于富屯乡新立村的狮子岩摩崖雕刻有诸多待解之谜。在高出平地百余米的陡峭山岗上,竟出现重达几十吨、经过精心打磨的石料石材,千余年前的古人究竟是通过何种手段创造奇迹的呢?

  这组摩崖雕塑“藏”于新立屯鸡冠山半山腰的石头山中,鸡冠山高约400多米,四周怪石嶙峋,这座小石头山恰好处在半山腰的向阳坡面上。

  通向这座小石山有一条乡村土路,不通车马,只能徒步前行,土路旁有一道由溪水刷出的干涸冲沟。一开始尚有路径可寻,待爬坡时,连崎岖的羊肠小路也踪迹难觅了,只能脚踏石块艰难攀登,这时登山,切莫蹬踏碎石坡,脚下容易打滑。石山海拔不高,但越往上爬便越感陡峭,四周又缺少草木等可供手扶攀援之物,临近石山,回头看来时土路已成一条黄线,身体高悬半空中,山风横吹,记者已是满身透汗。

  石山正面的整体轮廓并无太多奇异之处,但登临山顶转入石山的后面,却别有洞天。山体中突然闪出一石门,石门约有半人多高,顶部、左右两侧巉岩拥簇,石门上方垒有两块条石,门两边则由打凿规整的石柱支撑,石门内,两侧石壁人工开凿的痕迹清晰可见。顺石路向右拐个小弯即至山顶,一块巨大的石屏豁然呈现眼前!

  石屏正面刻有五尊雕像,但只有大体轮廓,因风雨剥蚀,石像面目已模糊难辨,石屏两侧各有一石雕,右侧石雕已掉落进石屏下的土坑里。这些石雕或拱手,或垂手,或将双手笼于袖中,正中间的石雕发式奇特,头顶无发,头发披散于脑后与两耳侧,迥异于中原汉人的发型装束。刻有雕像的石屏后有一个石室,按常理,石室顶部应有一石棚,如今石棚已无,露天的石室内荒草丛生。在石室内看石屏的背面,记者发现,这块巨大的竖立石屏居然是由两块打磨后的巨石拼接而成的,而每块巨石保守估计不下十几吨,古人是就地取材,还是从平地将巨石抬至山顶的呢?山路如此难攀,将如此沉重的巨石抬高上百米,按古时的技术手段,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石山顶部的面积不到100平方米,上有耸立群山背衬,下有广袤原野铺陈,村舍人烟历历在目,放眼望石山周围景色,峰峦竞秀、气象万千,这些山峰的形状颇有特点,有的呈月牙形,有的似镜面,还有的山峰有如“将军骑马”……大自然造物之妙实属鬼斧神工。

  根据地形等诸多因素判断,这座小石山很可能是辽代的一座“祭天石室”。辽人先祖来自山区,对山神充满敬畏之情,多凭高祭祖,信奉于高山祭拜祖先,方能与神灵互通。金灭辽后,对契丹人恨之入骨的女真人对辽代的地面建筑、皇室陵寝进行了疯狂破坏,辽皇后萧观音的尸体都被从墓中挖出,被剥光衣服任牛马践踏,这组摩崖石刻若非隐藏巧妙且地处险峻石岗上,也许早被毁坏殆尽了。

  被辽王朝视为龙脉的“富屯”宝地如今并不富裕,这里有文化、有资源、有产业,制约山乡经济发展的绊脚石是观念的滞后。文化遗产是个宝,但如何继承却是门大学问,近些年,富屯乡乡党委、政府的班子成员对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宝贝”摸了个底,他们爬上犀牛峰、登上鹰爪石、钻进了蟠龙洞,在专家的指导下,规划了龙岗子景区、新立景区、太阳沟景区,制定了一整套风景名胜加农家院旅游的发展方案,虽然开拓旅游资源需要时间与资金,难度不小,但富屯乡已从自身实际出发,迈出了脱贫致富的坚实一步。

  记者 张松 来源:辽沈晚报 北国网

评论 编辑 删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原文出处及转载自宗亲会网站 

联系qq:465430164 

    Copyright (C) 2005-2017     29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颜氏家训